CEO娱乐网投CEO娱乐app

新闻动态

新闻动态

美团被罚34亿, 人民日报早已发出警示,竟然都是价值观惹的祸?

作者:李美航

来源:CEO娱乐网投管理V视角(ID:topduty)

 

2021年国庆节后被舆论顶上热搜的企业,无疑是美团。

因为「二选一」的政策,滥用市场支配地位,美团被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依法作出了共计34.42 亿元的行政处罚。

34亿元,对于美团是什么概念?

根据公开数据,全额退还独家合作保证金12.89亿元,并处以其2020年中国境内销售额(1147.48 亿元)3%的罚款,计34.42亿元。

而之前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巴巴实行了4%的罚款,分析显示,此次对于美团的处罚系半年内第四例“3%”的处罚,低于此前阿里巴巴销售收入的4%共计182.28亿元的处罚结果。

回顾全球一百多年来的反垄断实践,罚款是最常见的处罚措施。但对于一向财大气粗的美团来说,这一笔罚金同样是一笔不小的数字。从财报数据上看,美团去年的净利润为47亿元,这就意味着美团需要拿出去年的七成利润才够支付罚金,也就是说,大半年的利润就这么打水漂了。

而真正会让美团伤筋动骨的,是国家监管总局正式向美团“约法三章”,在其发出的《行政指导书》里要求美团从三个方面进行整改:

1. 完善平台佣金收费机制和算法规则;

2. 维护平台内中小餐饮商家的合法利益;

3. 加强外卖骑手合法权益保护。

调控拳头瞄准了美团的“七寸”命脉,将对美团未来的发展布局产生深刻影响。

这一次,美团没有推卸责任,第一时间作出回应,表示:

我们诚恳接受,坚决落实,按照《行政处罚决定书》和《行政指导书》全面深入自查整改,杜绝“二选一”。美团将以此为戒,依法合规经营,自觉维护公平竞争秩序,切实履行社会责任,更好地服从和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大局,努力为国家经济高质量发展多做贡献。

从对阿里女员工被性侵事件的点名批评,到重拳出击处罚美团等行业巨头的市场垄断行为,都在彰显着政府规范市场秩序的决心。面对这些互联网巨头们在资本裹挟下疯狂扩张、践踏价值观的乱象,联想起“科技创造美好生活”的创业使命,不禁让人愕然喟叹。

 

1、舆论旋涡中的美团

有关美团的舆论事件频频上热搜,往往呈现两极化的趋势。

一方面是美好:“美团外卖,送啥都快”的Slogan深入人心,美团骑手“袋鼠耳朵”的形象很博好感度,骑手小哥路见不平、见义勇为等事件也多次引发热议。

而另一面,关于美团骑手的新闻,似乎总是在揭示社会的残酷真相,这种虚幻与真实,与美团所倡导的为人们带来“美好生活”的理念形成鲜明对比。

去年有篇《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》的文章刷屏,讲述了外卖骑手在当前社会和技术背景下的窘境——通过精准的计算,不断缩短外卖送达时间,以至于骑手们无法靠个人力量去对抗系统分配的时间,只能用超速、逆行、闯红灯去避免出现超时的情况。

由此带来大量的交通事故等负面新闻,美团却鲜少进行正面回应。

更有骑手说,美团好坏与否与自己无关,自己只管送外卖。因为,小哥们穿着“美团黄”的制服,却并不是美团的员工。他们,被“外包”了。

据悉,目前美团平台上的活跃骑手达数百万,都不是美团的员工,而是属于外包的合作关系,只给交3 元 / 天的商业险,这钱从佣金里扣。骑手发生问题后由商业保险来承担。

外卖骑手的权益得不到充分保障,一直是美团饱受诟病的硬伤。

这次,美团又爆出了新的问题。

根据市场监督总局的调查结果,美团利用市场支配地位,以实施差别费率,拖延商家上线等方式,促使平台内商家与其签订独家合作协议,并通过收取独家合作保证金和数据算法等技术手段,采取多种惩罚性措施。

餐饮行业本来就竞争大不好做,在为数不多的利润下,美团还要拿走20%的利润抽成;而有些商家离开了美团,实体生意不好做,线上又没什么流量,深陷困境。美团为了争取更多的利益,开始逼迫商家“二选一”,即:

对那些不在美团独家合作的商家收取高额佣金,这比那些签了独家合作的商家还要高出5%-7%左右,并且还要提高非独家合作商家保证金的金额,拖延上线时间,更有甚至不给他们上线,也就意味着在大众点餐时将看不到此类商家,变相逼迫商家跟美团签订协议。

即便签订了协议,美团还要求这些商家缴纳保证金,如果违反了美团的有关规定,或者选择同时与其他平台合作,美团有权利扣除这些保证金。

商家的利益被损害,就不得不从其他方面谋求利润,例如降低成本、偷工减料、提高售价等,导致外卖越来越贵,最后伤害的还是消费者的利益。

正是通过这些手段,对客户、商家及外卖骑手各个环节进行“压榨”,美团撑起了自己的互联网帝国。

2、王兴与美团

了解了王兴这个人,就不难理解美团为何会呈现如此的行事风格。

“富二代”、保送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无线电专业、获美国特拉华大学计算机工程硕士学位、校内创始人、饭否网创始人以及美团创始人兼CEO,当这些标签集中出现在一个福建龙岩的小伙子身上,我们容易做出判断: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。

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曾说:

“他(王兴)对新的东西有一种极其开放的探索欲。虽然没有大规模宣传过,但美团内部有个说法,认为自己是一家‘以科学和技术去追求真理的公司’。这个全中国独一份的自我定义,其实也是对王兴这个创始人的性格折射。”

不同于传统行业或者互联网蓝海时期的创始人,生于1979年、可被视为80后的王兴,身上具备着新一代创始人的优势。留洋背景带来的语言优势、对于国际前沿信息的接收与接受程度,都使得他在创业路上如虎添翼。

在经历了多次创业起伏后,王兴创办了美团,并在后续的10年内真正进入到与BAT等行业巨头同台竞技的位置。

3、无边界扩张下的价值观嬗变

当前,互联网行业野蛮生长已成为过去式,业内很难找到全新蓝海市场,BAT等巨头面临着挖掘新业务增长的焦虑,后起之秀只能通过精耕细分领域开拓市场。

小巨头的商业逻辑与BAT不同,在BAT决定互联网天花板的时候,近10年,美团与字节跳动又在其中增加了一个隔层,进一步拉低了互联网的发展上限,垂直领域的无边界扩张成为有限的破局之道。

从与拉手网、窝窝团等团购网站的千团大战中杀出重围成为团购龙头;再到猫眼电影的前身“美团电影”上线;接着切入酒店分销市场;开启T型战略,美团外卖上线;与大众点评合并,一步步走向上市……王兴带领美团,把无边界扩张与勇于试错玩到了极致……

随着张一鸣卸任字节CEO,退居幕后开始思考企业战略、文化与社会责任,美团在急速扩张的同时,是否也思考过同样的问题?

2021上半年,张一鸣选择了5月20日宣布自己退居二线的消息:”卸任是因为自己将着眼更长远的发展,计划“相对专注学习知识,系统思考,研究新事物,动手尝试和体验,以十年为期,为公司创造更多可能。”

今天,美团的官网上我们依然可以看到它所倡导的价值观:“以客户为中心、正直诚信、合作共赢、追求卓越。”

历来,声明把客户利益放在首位的企业不在少数,且每一种选择都是基于各自的价值考量:

认为客户至上的公司,相信与客户建立良好的关系是企业取得长期竞争优势的关键;

将员工放在首位的公司,认为只有员工满意,才能让企业满意,并带来优质的财务回报。

奉行股东优先的企业则认为,只有把公司和股东的利益放在首位,才能为客户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服务,让员工有更好的收入和福利。

这些价值取向无可厚非,重点在于企业一旦明确了价值观——把谁的利益放在首位,将能帮助企业在关键时刻指明方向,做出选择。

企业的价值观,只有落实到行动中,才是真正的价值观。

我们可以看到,美团“以客户为中心”的信条在实践中实际上变成了以“效率”为中心,进而嬗变为以“效益”为中心。合作共赢的为商之道,演变为从商家、骑手、顾客多方牟利,以期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。

一味追求外卖配送的高效率,强制商户“二选一”,从客户身上薅羊毛,种种操作引发的舆论风暴,反噬了美团的公众形象,引发了一系列信任危机。

同样以张一鸣来类比,主动放权,退居二线,表面上在“退”,但背后却彰显着“进”的野心,看似放权,实则是在蓄力冲击“全球化”的第二战场。正如他自己所说,“将领导公司全球战略和发展,更专注于长期重大课题的探索和战略思考”。字节跳动开始反思,并探索教育公益、健康守护等社会公益事业。远景战略、企业文化和社会责任,成为企业家们关注的重点方向。

反观美团,尽管社会责任依然是官网对外传递的美好品牌承诺,但究竟如何成为一家真正的“社会企业”,却是值得深刻复盘总结的。

作为外卖行业的龙头企业,只有为各个利益相关方创造更多价值、才能实现高价值、高质量的可持续发展。为消费者提供可信赖的服务,为外卖员提供安全稳定的工作环境,为商家提供便捷的拓客与交易条件,营造良性的商业生态。这样,不仅能成就一家大企业,更能成就一家备受尊敬的大企业。

正如人民日报锐评:

“互联网巨头如果能把投资的存续期延长,不痴迷于急功近利、不热衷于短期变现,具有更多超越性追求,与中国超大规模市场结合,将会产生巨大的科技创新势能,从而在长周期视野下赢得技术变革带来的更大收益。”

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、几斤水果的流量,与社会底层民众争利。科技创新的星辰大海、未来的无限可能性,其实更令人心潮澎湃。”

王兴曾对“美团”的涵义进行过全新诠释:

美团中的“美”意味“美好”,“团”意味“一起”、“共同”,合在一起就是一起更好,也就是共同富裕本身就根植于美团的企业文化基因之中。

“既往不恋,纵情向前。”这是过去的王兴选择出售校内网、清空自己饭否网内容的洒脱,相信现在,他已经意识到,在实现共同富裕的发展道路上,远没那么简单——既有纵情狂奔的开始,更有反复漫长的过程。

01 02 03 04 05 06 07 后一页 >> 共计:647条,总页数:33页,当前第1页 跳转到第